唐驳虎 | 为什么是武汉?
  • 美高梅集团官方网站
  • 资讯
  • 视频
  • 直播
  • 财经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时尚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  • 科技
  • 读书
  • 学问
  • 历史
  • 军事
  • 旅游
  • 佛教
  • 国学
更多
  • 数码
  • 健康
  • 家居
  • 彩票
  • 公益
  • 教育
  • 酒业
资讯

唐驳虎 | 为什么是武汉?

2019年10月23日 22:00:57
来源:唐驳虎

这是关于武汉的浩瀚史诗,也是理解这座大城的思想深度。

所以,本文的使命不是晒晒美图,不是老调重弹“江湖”“过早”“热干面”,而是要解答终极的哲学三命题——它是什么?它从何而来,它又将向何处去? 当然,顺便再回答一下百度不到答案的热搜“为什么军运会在武汉举办”。

为什么是武汉?大家就得先搞清楚,武汉如何成为武汉,武汉是怎样的武汉,以及,未来将有怎样的武汉。

【一、天下之中】

1、水何澹澹

悠悠汉水,浩浩长江。

占水道之便,集舟楫之利,凡是两江汇合的地方,多有比较繁华的城市。

行至中游的长江和她的第一支流——汉江在武汉会合。天高地阔,水天一色,大江归流,恢弘的气势自然扑面而来。

汉江,古称汉水,为长江最长的支流,发源于秦岭南麓,流经陕西、湖北两省,在今天的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。

汉水在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,历代地理学家都把它与长江、淮河、黄河并列,合称“江淮河汉”。但汉水更重要的意义,在于她最终成为了一个民族的名字。

汉水在上游由西向东,过丹江口后转向南流,白浪千叠。在古人心中,她就是天上银河在人间的投射,故而把这条大河也称为“汉”。

汉,语源本意“浩瀚”,后被用于命名璀璨广袤的银河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
灭秦之后,刘邦曾在此被封为汉王,楚汉相争,立国之后,感念立业之艰,把自己的王朝继续称之为“汉”。

“学大汉武立国”,汉代国力强盛,威名远扬,大一统王朝进一步奠定了中国这片广袤土地上的族群学问。

汉,由此成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强大民族名字,一个像银河一样浩瀚博大的伟大文明名字。同时,也是武汉城市两字的来源之一。

除了学问上的重要意义,汉水在古代还是仅次于大运河的南北交通第二要道。

汉江干流水量充足,全流95%均可通航。从汉江口溯源而上,再穿越秦岭古道,是抵达关中乃至当时首都长安的一条天然捷径。

江汉平原乃至长江流域的粮食特产,关中陕陇的人员物资,就这样沿江交流往来。

便捷的江汉水道,一熟天下足的千里沃野;北依中原,南及湖广,西达巴蜀,东连皖赣,通江达海。地势形胜似乎业已注定,在这里要诞生一座宏大的城市。

2、白云千载

早在3500多年前的商代,武汉地区就出现了盘龙城,是迄今发现的同期长江流域最具规模的成熟城市。

但在东汉之前,长江中下游流域尚未真正开发,位于中原文明核心圈边缘的武汉地区,区位优势也就未能发挥。

自东汉以降,汉阳、武昌先后开始建城。从早期的军事堡垒逐步变成府道治所。入唐之后,已形成长达千年的“两城夹江”双城格局。

汉阳位于江右,龟山西麓,月湖东畔,相传春秋时期楚国琴师俞伯牙在此奏琴,钟子期听出他高山流水之志。“知音”由此发祥。

东汉建武元年(25年),江右地区首置沌阳县。东汉末年,在龟山先后兴建郤月城和鲁山城,为小型的军事城堡。

隋大业二年(606年),历经更名迁址的江右县置改名为汉阳。

唐高祖武德四年(621年),在龟山南侧筑城,县治移驻于此,并为郡治、州治延续至今。

汉阳早期县建制变迁示意图,制图:汉网社区网友“Vii”

武昌位于江左,蛇山与龟山隔着大江对峙。三国时期东吴黄武二年(223年),孙权在此筑夏口城,并将江夏郡治移至此,以卫戍首都鄂城——三国时期,这里正是吴蜀魏争夺对峙的前沿。

武昌的历史由此延续至今近1800年。本来,孙权是以地势较高的鄂城为都八年,并改名为武昌,寓“因武而昌”之意。

隋开皇九年(589年)在江夏县设鄂州,下辖武昌县(今鄂城)。江夏得以后来居上,成为为长江中游的地区性州府治所。

唐肃宗至德年间(756年),置武昌军节度使,驻江夏,是为“武昌”地名西移之始。

夏口城的标志性建筑就是黄鹄矶上“高观枕流”的军事瞭望台,后衍建成黄鹤楼,屡毁屡建,饱经风霜。

当年崔颢跑到黄鹤楼上休闲望景,李白也在此送孟浩然远下扬州,两首唐诗的顶级名篇由此永恒传世,也奠定了武汉最早的学问地位。

黄鹤楼脚下的武昌,龟蛇锁江、凭势据险,为天然的水陆要冲。而随着唐宋之后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,地位也日渐重要。

南宋时,岳飞把鄂州作为抵抗金兵南侵和恢复中原的军事基地。

岳飞的31岁至38岁在这里度过,这7年正是他创下丰功伟绩的黄金岁月,进行了4次力图克复中原的北伐。

只是因为无论史书还是演义,都按当时地名记载为鄂州,让人往往无法想起,这就是武汉。

元世祖至元十八年(1281年),鄂州路(后改名武昌路)成为湖广行省的省治,这里正式成为一省(湖北道)的行政中心,乃至中南大区(湖广行省辖湖北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、海南)的首府。

明清时期,武昌府延续了元代湖广省治的行政地位,明代的“三司”、清代的湖广总督湖北巡抚,以及武昌府、江夏县三四级地方行政治所均设立于此。

武昌衙署丛集,府学、贡院、文庙等学问建筑遍布,文人学士荟聚,俨然是一座政治中心的风范,但则缺了些人间烟火气。

3、万壑归流

明成化初年(1465—1470年),在武昌对面的汉水入江口以北,逐渐有人烟活动,由竹篱茅舍,筑基建屋,堆土造墩、围垸修圩。

汉水新冲刷出的主河道,静水流深,风波不兴;而河口以北,岸阔无际。从港湾和水运条件来说,远远超过了明中期以前的水运商埠。

汉水入江示意图 来源:汉阳区委宣传部

于是,南来北往的大小舟船聚集在汉江口,北岸的港口码头便形成了,并由河岸一点点向腹地摊铺。

地理位置的优势,船运商业的汇聚,让这个被唤为“汉口”的地方,很快负贩络绎、商贸辐辏。于是双城开始演化为三镇。

明嘉靖四年(1525年),设置汉口镇;明代末年,经历修筑袁公堤,汉口已成为著名的码头,跻身“四大名镇”。

可以说,武汉城市地位的形成,取决于汉口内河航运中心的确立。

这里成为长江、汉水和南水(洞庭湖水系)三大流域的商业中心。到清代初年,汉口已当之无愧地成为全国中心城市,与北京、苏州、佛山并称“天下四聚”(另一个版本是北京、苏州、扬州、汉口)。

这让人很容易对应到现在的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。换句话说,清初的武汉,已经跻身一线城市行列。

时人记载,“数十里帆樯林立,舟中为市”;“贾船客舫,不可胜计”,岸上以正街为中心的集市“人口数十里,贾户数千家”,昔日荒滩已变为人烟稠密的都会。

晚清,武汉作为长江最大内陆港的码头优势也被西方列强相中。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战败,1861年,根据中英《天津条约》和《北京条约》,汉口被迫对外开埠。

作为强者强取豪夺的特权,英、德、俄、法、日相继在汉口建立租界,成为国中之国。租界虽是旧中国战败降约的耻辱,但也带来了汉口的进一步发展。

目前发现最早的摄于1866年的汉口全景老照片,距汉口开埠仅5年,距照相机发明也仅27年

4、一线贯通

1889年4月,两广总督张之洞上奏朝廷,建议修建一条连接北京和汉口乃至广州的干线铁路,以贯通南北。朝廷准奏,甚至直接将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,以主持京汉南段修建。

张之洞到任后雄心勃勃,筹建汉阳铁厂,以生产工程所需的铁轨。但由于清廷国库空虚,计划延宕近10年,方才与比利时签订了借款与监造合同,于1898年开始全线修筑, 连接北京前门与汉口玉带门,全长1215公里的京汉铁路正式全线通车。

此路一通,往昔步行一月才能从武汉到达北京,一下为一天一夜仅29小时的火车行程所取代。

京汉铁路的落成,打破了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交通网络格局,武汉也由此迈入了铁路时代。

京汉线既成,下一步就是通往南方之南的粤汉线。粤、湘、鄂三省绅商经激烈争辩,最终在1905年争取到各省“各筹各款,各修各路”。

但清廷自身尚难以修建,各省自建就更难上加难了。五年下来,几无进展。

1911年5月,清廷宣布将粤汉、川汉两大铁路干线修筑计划收归国有,但谁想此举激发的保路运动,竟促成武昌起义爆发,最终演变为导致清代提前覆亡的辛亥革命。

民国建立后,继续分段修路。1916年完成广州至韶关段,1918年完成武昌至长沙段。

从1930年到1936年,利用英国辛丑退款,翻越南岭的株韶段终于打通。1936年9月1日,从武昌开出了直达广州的第一趟列车。

5、十字交汇

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下,张之洞主修的中国第一条长大铁路干线京汉铁路及其后的粤汉铁路,所塑造的历史地理影响无疑是巨大而深远的。

作为贯穿腹地的南北交通大动脉,它顺手就更易了北方两省的省会,扭转了南方两省的格局,而对于控全线之中、咽喉锁钥的武汉来说,京广线更是居功至伟。

随着五口通商、江海直航而更加繁盛的长江航运,与新兴的铁路在武汉交汇,真正创造出连接东西、贯通南北的交通枢纽。

这时人们打开地图,才发现,滔滔东流的长江黄金水道就犹如坐标系的X轴,